[助人为乐]“报考爷爷”甘做青年发光的摆渡人

发布时间:2014-11-04 09:42


 

  许志明,1945年4月4日生。今年70岁的许爷爷虽然以前一直是一位种地的农民,但是在雕庄街道朝阳村委却是周围七里八村乡的“名人”。因为,许爷爷是个热心肠,又酷爱研究各类招生信息,逢到孩子们要上高中、上大学填志愿了,大伙都要来找许爷爷把把脉,问问计,孩子们上了好的学校,有出息了,也都特别感谢许爷爷。于是,“报考爷爷”的名声就这么传开了。十多年来,“报考爷爷”无偿帮助了近百来个孩子。

  “招考爷爷”的密招:为研究招生信息,他给一个个学校打电话咨询

  许爷爷家在雕庄柏墅村,他自称是个特别爱学习的农民。在许爷爷的家里,记者看到了桌上、柜子里摆放了几大摞的书籍,还有订阅的很多份报刊。尤其几份招考信息的报纸,被他用黑笔、红笔圈圈画画,显然是细心研究了好一番。

  这些招考信息,可都是许爷爷的“密招”。许爷爷说,孩子们都管他叫“招考爷爷”,不研究招考信息,就不能给孩子们上学出谋划策,那当然不能成为“招考爷爷”了。而且,为了获得最准确的招考信息,许爷爷是联系一个个学校的招生办,了解每个学校专业科目的录取情况,以及这些专业的就业前景等等。

  “孩子们找来,我先问他们的考试成绩,平时成绩,他们的兴趣爱好,结合他们的兴趣爱好,推荐跟他们相当的高校和专业,给他们分析不同学校,不同专业的差别”,许爷爷很自豪地说,这十几年来,他为近百来个孩子出谋划策,现在很多孩子陆续走上了工作岗位,很多也都留在了上海、北京等大城市,一个个都做的不错。

  “每年,这些孩子们回来探亲,也都会来探望他,有的孩子结婚,专门派车来接他起参加婚宴”,许奶奶说,平日里看着老伴为了孩子们的志愿,很纠结,很倒腾,但现在看着孩子们都有出息了,也为老伴感到开心。

  “招考爷爷”的秘密:为了让高考生安心,他在病床上“做功课”

  今年6月12日,高考介绍后3天,三个参加高考的孩子小清、小泳和小斌来找许爷爷,希望许爷爷帮忙想想可以填报哪些志愿。到了柏墅村,发现许爷爷家大门紧闭,问了邻居,这才知道许爷爷几天前到医院做手术了。

  孩子们找到常州第一人民医院,这才得知,许爷爷在5月底体检时发现有尿道结石,在随后的深度检查中,还发现肝脏有阴影,这才住院动了手术。“我们在高考前给许爷爷打电话,他都没跟我们说他生病的事,还关照我们高考结束后,大玩三天后再去找他,他来帮我们分析填志愿”,学生小清告诉记者。他们不知道的是,许爷爷住院之前还特地同村的许慧娟奶奶帮忙照看一下,告诉他们有谁还需要报考的话,到医院找他。

  当他们满怀愧疚地坐在许爷爷的病床前,许爷爷却从枕头下掏出了本笔记本,上面写着,小泳和小斌可以参填的高校名录。例如,小清性格好,绘画功底也好,可以报考矿大的工业设计专业。原来,这些笔记,都是许爷爷躺在病床上整理出来的。

  许爷爷宽慰他们,“我的年纪大了,这只是身体上的小问题,不要紧。可你们还小,你们的高考,是人生的重要的岔路口,我希望自己能成为你们的摆渡人,把你们一个个送到通往成功的彼岸”。

  其实,早在十多年前,许爷爷遭遇一场交通事故,颅骨骨折,头部被取出了一大块颅骨后,他早就决定,不会再烦恼、病痛就在在自己的残躯上,一定要将自己生命的意义放在年轻的孩子身上。许爷爷墙上有一副喜爱书法的好友赠字:帮助别人,快乐自己。许爷爷说:“时兴的说法叫,这就是我的座右铭,一辈子不图别的,看着小孩子们好了,我就开心了。”

  “招考爷爷”的高招:他是村里的代理家长 特别能“治”调皮学生

  许爷爷几乎是周围七里八乡不少孩子们的代理家长,甚至连一些暂住在雕庄的外来务工人员,也都愿意把他们的孩子托付给许爷爷。

  今年19岁的小雄老家安徽,父亲是个瓦工,已经在常州落户了,是新常州人了。

  两年前,小雄的父亲到许爷爷家修屋顶,跟许爷爷说起了处在叛逆期的小雄。许爷爷当场拍板,小雄就交给他来管。

  小雄当时在田家炳中学就读,不知道许爷爷居然在学校里有很多内线,结果三天时间,许爷爷就从小雄的班主任、任课老师处打听、整理出了“攻心手册”。最初,小雄有些抵触,可许爷爷每隔几天就给小敏打个慰问的电话,跟小雄海阔天空般的聊天,比他的父亲做得都多,小雄开始把许爷爷当成自己的爷爷对待,甚至学校有什么家长会,也都是许爷爷代为参加。

  两天前,许爷爷接到小雄的报喜电话,今年高考,他的分数达到了一本分数线了。小雄爸爸还特地到许爷爷家感谢他,“孩子读书是最关键的时候,我们一家子一辈子都谢谢您!”

  每年中考、高考成绩一出来,那些孩子们都会第一时间告诉许爷爷。每次听到孩子们传来的好消息,许爷爷都特别激动。“我觉得,这些年做的事情总算是得到回报了”。

  “招考爷爷”的叫板:让一个“小三阳”的孩子当了老师

  在当地村民看来,许爷爷对待别人家的孩子,都是当宝贝来看待的。每一个孩子有不同的特点,处在青春期,他们有不同的困惑,为此,许爷爷结识了不少学校老师、心理辅导员、体育爱好者、文学爱好者,将这些朋友们的见识转化给自己的能力,再去引导孩子们。

  甚至,为了孩子的前途,他都愿意去“拼命”。

  晓东和许爷爷同村,是许爷爷看着长大的孩子。前年,晓东大学毕业,考上了一所小学,就在入职体检时,结果查出了“小三阳”,学校当即就对晓东“除名”了。满是失意的晓东找了许爷爷诉苦,许爷爷当场就怒了,“这不是乙肝歧视吗?”

  许爷爷带着法律文书直奔学校叫板,而后又带着晓东前往医院做更仔细的检查,在许爷爷的连续多日叫板和呼吁下,校方终于松口,晓东也终于成了一名教师。

  有的人看到了不能理解,就说:“老人家,人家又不是你的亲戚,你这样帮助他们,又没有什么好处,不是白费功夫嘛?”许爷爷便笑呵呵的说到:“做让青年发光的摆渡人,我很快乐。”

  (备注:为保护未成年人权益,涉及未成年人的名字均为化名)